支付戰爭:互聯網最大戰役的落幕

?POS機行業問答 ????|???? ?2020-05-19 22:46

支付戰爭:互聯網最大戰役的落幕

支付戰爭:互聯網最大戰役的落幕

在馬云成為馬云之后,能讓他在眾人前同時顯露出恐懼和焦慮兩種情緒的事情已不多見。不過2014年初是個例外。

準確的時間是2月3日,大年初四。這不會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最喜歡講的一個春節故事——作為中國最成功與最知名的企業家,無論是創業初期在除夕夜忍痛打電話炒掉高管,還是在金庸先生澳洲的家里談詩論劍,如今都自動帶上了一絲傳奇色彩——但這可能是中國商業史上最重要的、也被最多人記錄下來的一個春節故事:這一天,馬云決定緊急召回所有正在休假的公司高管。
軍令如山。時任CEO陸兆禧和COO張勇緊忙訂下了最近的一個航班。和家人遠在夏威夷的時任馬云特別助理吳泳銘沒有訂到航班,于是他直接包下了一架飛機。
不安的情緒在層層蔓延。對于尚未回歸的下一級管理者,最新的指令是「初六必須到崗」。不少人連夜飛回杭州,蕭山機場的夜晚燈火通明。
所有人感受到了馬云的不滿,原因大家心知肚明:就在這個春節假期,微信憑借一個叫做「紅包」的功能,讓超過3000萬用戶綁定了自己的銀行卡。
一位當事人回憶說:“你可以理解為,微信只用了一個禮拜就把支付寶經營了十年的成績做到了。”
“今天我們發現自己頭頂上的天也變了,我們腳下的穩健土地也在變化。”就在2014年1月,馬云在發給公司的一封全員信里,好像已經預示了這一場支付戰爭的到來。
1.
硅谷著名的產品大師Paul Buchheit說,最好的產品會讓人一旦用上,就再也無法想象沒有它們的生活是什么樣。這個論斷對于微信支付與支付寶來說,實在恰當不過。
如今在中國,每年有1014.31億筆的支付在移動端發生,總金額347.11萬億元;位于北京的愛馬仕商店,每天店員平均會掃十幾次二維碼,通常一單從5000元到10萬元不等;店員Abbey有時使用「億通行」乘地鐵上班,每次只需3元,甚至在其他城市還會有五折優惠;出站后她會看到那個熟悉的乞討者,胸前掛著一個馬賽克般的黑白矩形,提醒別人這里可以付錢;偶爾她會選擇滴滴打車,單程27元,“下車也不用輸一遍付款密碼”。有時她和同事吃飯選擇美團外賣,可以 AA 拼單,“每人30幾塊就可以吃得很飽”。雖然這里只有微信支付的選項,但對普通人來說幾乎毫無影響。在各種維度上,這兩個藍色與綠色的不太起眼的軟件,幫助支撐著這個已有接近二百年歷史的奢侈品帝國的精密運轉。
如果縱覽時間線,這場支付戰爭由2013年微信支付的誕生開始,到2016年底格局初定,再到2019年戰場上雙方火力終于減弱。這場商業戰爭曾經聲勢浩大,無論是當年滴滴、快的的網約車之戰,還是摩拜、ofo的單車之戰,背后都在發生支付戰爭。
人們總慨嘆移動支付對日常生活的滲透與影響,但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可能是,「如果支付寶在移動支付領域一家獨大,中國的互聯網生態會是怎樣?」
作為如今電商領域新一代重要創始人,黃崢不認為自己屬于「騰訊系」,但他不得不承認,如果支付寶一統江湖,拼多多的杭州友商不會這么容易地就讓它崛起;同樣的境遇也適用于美團,「騰訊不管是創始人的個性、整個團隊的氣質,還是業務戰略,它是能更好和別人結盟的。」如果這個世界阿里的支付寶一家獨大,2017年的王興可能沒有機會說出這句評價。
如今這一切都可以停留在假設里。支付戰爭七年,支付寶領跑優勢被微信支付打破,兩分天下的格局里,現在任何一方想要前進一步,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。“不想再繼續打了,再打下去,原本一場沒有輸家的戰役可能會兩敗俱傷。”一位微信支付的人士告訴小編。
面對市場的飽和、監管的壓力和壟斷的質疑,這場規模巨大、價格昂貴的支付戰爭,就這樣悄無聲息地結束了。

當然,一場新的戰爭也悄然開始。

支付戰爭:互聯網最大戰役的落幕

2.
一套核心的企業戰略能同時贏得兩類截然不同的戰爭么?至少在騰訊的身上,我們可以得出一種答案。
2013年4月入股滴滴的時候,騰訊并沒有想過這次投資的戰略價值會如此之大。但事實證明,這是騰訊歷史上最成功的投資之一。“不但合作伙伴受益,還讓自己在最核心的戰場上獲取份額。”一位滴滴早年的產品總監說。
彼時的微信支付比支付寶更需要這場戰役。后者作為支付工具,在用戶心智上早已深入人心,而微信還是個“能發紅包的即時通訊工具”。從2014年伊始,騰訊率先灑下大量補貼,阿里迅速跟上,滴滴(原名嘀嘀)打車與快的打車的訂單量也隨之暴漲。據《中國企業家》的報道,當時滴滴的服務器掛機了,用戶就會涌向快的,快的很快也因此而掛,用戶則再次涌入滴滴,然后滴滴再掛。此時誰的服務器先穩定下來,用戶就會沉淀。
“滴滴的訂單一度占到整個微信支付總量的88%。”“那時候微信支付的同學每個星期都在我們這兒辦公,那幾乎是它們(注:微信支付)的生命線。”所以當創始人程維連夜電話馬化騰求援,馬化騰在騰訊火速調集了一支精銳技術部隊,一夜間準備了1000臺服務器。
大戰過后,僅僅1歲的微信支付以14億元人民幣的補貼為代價,將微信支付的用戶數拉升至1億。而在5個月前,成立4年的手機支付寶剛剛達到這個成績。
也正是這一輪打車大戰之后,騰訊意識到,自己手握的巨大流量、能力與資源可以通過投資生態,將優勢進一步地拓展。
一個“反例”是,2014年騰訊對京東的入股,當時微信支付還很弱小,騰訊無法提供生態伙伴更多的基礎能力。京東甚至一度把其他支付都斷掉,打算自己做支付完成閉環。僅僅過了一年多,騰訊投資美團點評時,微信已經有了線下掃碼支付、錢包入口等能力,可以更好地支持生態合作伙伴。
美團如今已經是微信平臺上支付筆數最多的公司之一,也是微信支付最大的第三方服務商。微信支付賦能美團,美團則幫助微信支付在線下迅速完成了勢力擴張,接入了各類商業業態的末端。
一位騰訊投資部的人士曾告訴小編,騰訊用支付作底層,用九宮格等作管理平臺,才能用合作而非主控的方式去疊加多個垂直業務。Facebook后來也嘗試做外賣、打車,但都沒成功,因為垂直生態疊加到Facebook社交生態上效果并沒有那么好。
這種「雙贏」的局面,正是當初騰訊最高領導層,在2011年那次著名的大反思中期待發生的。彼時新浪微博異軍突起、人人網隱隱有中國版Facebook的架勢,而騰訊剛打完3Q大戰,在業內的共識還是「抄襲與山寨專家」。在這次反思之后,騰訊決定“通過資本形成結盟關系……只求共生,不求擁有。”并且“把半條命交給合作伙伴”。
這些年市場上逐漸興起了一種批評騰訊的聲音。人們開始質疑騰訊過去十年來的「流量+資本」打法,雖然讓公司聯合了諸多盟友、培養了行業生態,但可能讓團隊失去了自主創新的勇氣和能力,以及結硬寨打呆仗的能力——在信息流和短視頻領域,大敗于字節跳動旗下的今日頭條與抖音TikTok,就是最佳的佐證。
然而失之東隅、收之桑榆,對滴滴美團的成功投資,讓騰訊在支付這個互聯網最重要的基礎設施里贏了漂亮的一仗。根據易觀數據,2013年支付寶的市場份額一度接近80%,但微信支付出現后,2017年支付寶的市場份額逐漸下降到了54%左右,阿里一個曾被認為絕對牢靠的地盤已被撬動。當然這已是一個日益龐大的新蛋糕,支付寶的實際交易量和交易金額,亦在那幾年獲得飛速增長。

對于一家創立二十年之久、市值千億美元級別的公司來說,企業的戰略與信仰,很多時候并不是勝利的原因,而是勝利的結果。


轉載請備注文章來自:http://www.beijingliushui.com/wenda/zhifu/5410.html

您的轉發對我們很重要

?


【免責聲明】本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。

看了以上文章的44.75%用戶還看了以下內容:


看了以上文章的26.02%用戶還在看以下內容:


看了以上文章的16.43%用戶還看了以下內容:




POS機網文章上一篇:公安部出擊!pos代理速停!電銷pos遭絕殺…57個平 ;POS機網文章下一篇:通易付PLUS電簽版注冊使用流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