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付機構的零售支付“逆襲”

?POS機新聞 ????|???? ?2020-06-01 13:17

支付機構的零售支付“逆襲”

2020-06-01 支付新聞

過去幾年,支付機構對銀行支付業務體系形成巨大挑戰。在零售支付領域,支付機構圍繞支付便捷性和用戶體驗,創新支付產品和服務,逐漸占據了發展的主動地位,銀行零售支付幾乎全面“失守”。根據中國人民銀行《2019年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》,2019年,銀行共處理電子支付業務2233.88億筆,而非銀行支付機構僅在網絡支付業務上處理的交易筆數就達13.72萬億筆。

QQ截圖20200601124447.png

支付機構的支付創新對金融行業的巨大推動使得銀行的“保守策略”至今為業內詬病。事實上,在第三方支付發展初期,銀行在零售支付上的策略選擇有一定的合理性。

零售支付的現實收益有限。零售支付的創新最初由第三方網絡支付引領,服務于互聯網交易,最重要的推動因素之一是電子商務的發展。在第三方支付發展初期,電子商務市場規模十分有限,由于第三方支付業務需要嵌入到各個電子商務平臺,連接各個其他銀行,涉及大量的工作和資源投入,而所帶來的回報遠沒有存款和貸款業務明顯,銀行缺乏動力占領電商支付市場。

在技術創新沒有實質突破前,銀行秉持的風控理念和安全要求不可避免的會降低用戶體驗,客觀上造成用戶向支付機構轉移。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曾指出,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開展支付業務秉承的理念不盡相同,銀行更多的追求安全性,要求客戶誠實可信、交易可記錄,可追溯,客觀上造成了線下支付流程的繁瑣;而支付機構更多的追求便捷性,關注焦點集中于線上,相對簡單,機制靈活。

無論如何,銀行早期在零售支付上的策略的確給支付機構留下了“可乘之機”,以互聯網巨頭為代表的支付機構利用客戶優勢和備付金存款的便利,與銀行進行多方面合作,獲得銀行資源,得以快速發展。

首先,支付機構從銀行賬戶上“嫁接”出一個完整的支付賬戶體系。支付機構利用互聯網平臺的流量和便捷服務,將銀行賬戶的權益體系復制到支付賬戶中,并進行“互聯網化”改進,以支付寶等支付機構為例,其所擁有巨大客戶群體和科技實力,使支付賬戶在數量、便捷程度和附加服務等方面并不遜色于銀行卡賬戶,進而對銀行支付產生替代效應。

其次,在零售支付的客戶端,支付機構相當于承擔了類似發卡行的角色。通過支付賬戶綁定銀行卡,雖然付款方是綁定的銀行,事實上對于消費者而言,首先打開的是支付寶或者微信支付,無論是業務流程、品牌認知等方面,銀行退居了幕后,成為付款通道,用支付機構的APP代替了手機銀行APP,用支付賬戶隔離了銀行賬戶,用支付機構的品牌覆蓋了銀行的品牌。

最后,從零售支付的商戶受理端來看,支付機構創新技術,低成本地將受理優勢從線上擴展到線下,對銀行支付形成降維打擊。以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為例,其利用在培養用戶線上支付習慣之后,從二維碼支付切入線下,通過對二維碼進行大規模、大力度的補貼推廣,使掃碼支付逐步從高頻小額業務替代刷卡支付,形成了在受理端更為廣泛的業務覆蓋,通過受理端來提高和穩固第三方支付產品的使用頻率,鞏固客戶黏性和使用習慣,形成“護城河”。

復盤這場支付戰爭,支付機構的成功并非偶然,它與根植于互聯網支付企業追求極致用戶體驗、通過創新技術改良支付方式,降低用戶成本,服務無法被傳統支付渠道覆蓋用戶的理念。而銀行在零售支付領域的失利,也讓我們確信,市場競爭的叢林法則對于任何強大的競爭主體都未有例外。

參考資料:

《我眼中的互聯網金融》,王劍;

《深度支付》,陸強華,楊志寧;


轉載請備注文章來自:http://www.beijingliushui.com/zhifuxinwen/5699.html

您的轉發對我們很重要

?


【免責聲明】本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。

看了以上文章的44.75%用戶還看了以下內容:


看了以上文章的26.02%用戶還在看以下內容:


看了以上文章的16.43%用戶還看了以下內容:




POS機網文章上一篇:富友學園通榮登“微信支付行業產品應用大賽” ;POS機網文章下一篇:罰沒1.16億 16宗罪在列!第三方支付收史上最大罰單